古木桑

想要抱着热乎的被子滚来滚去
想要抱着可爱的狛枝蹭来蹭去
o( ̄ヘ ̄o)
最近沉迷于路哥(´Д`)

摸路哥真好玩(ΦωΦ)
p2是作为参考的原图(所以说没有多少来自于我自己 一个没有参考就不会画的废材(对不起(´Д`)
血泪上色史
路哥好

把狛哥变成狛妹
我爱海藻头o( ̄ヘ ̄o)
恶意什么的不存在的(´Д`)
即使很渣也要传上来(脸皮厚厚我已无所畏惧(才怪(´Д`)

土方:我觉得最后一格那个秃头的你最好看哦,总悟。
冲田:土方先生,我觉得倒数第三的正宗飞机头和你是绝配哦。
############

早想试试看了,今天尝试着填了下,潦草(´Д`)
发型参考有
就算照着mob画还是不会画锅盖头
越来越胡来
真的不是偷懒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双马尾的有点像银桑那样
因为私心打青葱标签(对不起我有罪(´Д`)

官图临摹
线条究极渣
我看起来很闲o( ̄ヘ ̄o)

动作参考幼时夜斗(何止参考(๑•́₃ •̀๑)
还是这句话指绘要死人的(怨念,上色也要死人的
只有一只幼冲仍然不要脸的打上土冲青葱(对不起
字丑(对不起

【爆轰】把吃的放在高处会引发事故

#我觉得是甜的
#成年交往同居设定
#OOC,幼稚园文笔
#依旧顶着烂标题
#两人对骂脏话一箩筐、两人对骂脏话一箩筐、两人对骂脏话一箩筐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(๑•́₃ •̀๑)慎入

1.
  轰带着爆豪走到了一家大超市前,他扯了扯爆豪的衣角,然后指了指超市。爆豪斜着眼瞪他,“别想!”

  “我有钱。我还有很多卡,不多点用会用不完的。”轰表情很认真,没有丝毫炫耀,他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  轰牵住爆豪的手就往里走。

  “少爷了不起啊!拽.屁!”这没有炫富意味的炫富话语轻松的把爆豪点燃。他任由轰牵着他走进超市。

  他们拿了辆小推车。轰首先往冰柜那里去。他拉开冰柜的门,开始选冰激凌。“真凉快!夏天就是该这样。”轰很满意冰柜的温度,他选出了一大堆的冰激凌。

  “你自己用冰冻不就行了吗,又凉快,吃多少都行。”爆豪一直觉得轰的个性很实用,冬暖夏凉,可以造冰用火加温变水,还能加热,省水省电简直绿色环保。

  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冰吃下去会不会出事呢?”轰突然转过头,直勾勾地盯着爆豪,看上去竟有些令人心生寒意。爆豪呼了他一巴掌,把他打回原样,“就这么弱.智还想吓我!”

  “真过分。爆豪什么的最讨厌了。”

  “傻.逼!”

  “智.障。”

  “你他.妈才智.障!”

2.
  轰和爆豪从超市出去,两人手上都提满东西,都是薯片、冰激凌、饼干、巧克力之类的。轰把足足装满一个袋子的冰激凌全用个性附上了一层薄冰。

  “果然是智.障,居然想买这么多吃死你自己。”爆豪感受了下手中的重量,塑料袋的带子勒得他有点难受。

  “你怎么能这么想,我可是要花一周的时间吃完的。你以为是一次性吃死自己么。这么想的话爆豪才是智.障。”

  “什么?!你个呆子!”

  他们吵了一路。情人般默契的步调伴着仇人般尖锐的话语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  终于到了家,他们卸下重重的袋子。“手伸出来下。”轰靠到爆豪边上,轻轻说道。爆豪感觉到轰是很认真的。他乖乖地伸出了手。轰摸着他手掌上被塑料袋勒出来的红印子,他放了一片薄冰在爆豪手中。爆豪会意,用双手捂住那片薄冰。

  “对不起。”轰对着爆豪低了低头,柔软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。

  “不许跟我说这三个字。这又不严重。你自己的手呢?难道没有红印吗?”爆豪若不是手上捂住冰,他就要伸出手狠狠地揉揉那头双色毛。

  “……没,重的东西都在你那。”轰说着,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。

  “艹,都你这傻.逼干的好事!”爆豪狰狞地咧开了嘴,露出尖尖的牙齿。

  “傻.逼儿子。”轰很顺口地扔了句回去。

  “扑.街!”

  “punk.”

  “垃圾!”

  “shit.”

  “会爆鸟语了不起啊!你还每天被屎.日呢!”爆豪炸起来了。他们每次对骂都是这么几个词,顺序熟悉得能顺口背下。

  “呀,爆豪承认自己是.屎.了呢。”轰熟练地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。

  “受死吧!”

  “等等!还有一件事,爆豪你每天拉.屎吗?”轰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。

  爆豪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 “果然还是去死吧!你个神.经.病!”

3.
  午时,爆豪任务结束回到家里,看见了一副几乎要让他炸起来的场景: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唇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,他的身边堆满了零食,前面的茶几上洒满了空空的零食袋,袋中还有剩余的残渣从袋子里跑出来,甚至有少部分落在地板上……

  “啊,欢迎回来,爆豪。”轰抬起头,向着爆豪打了个招呼。

  “你个傻.屌.给我起来!不给我整理干净晚上没有荞麦面!”爆豪感觉自从跟这家伙交往后自己每天都在炸,而且炸得比之前在雄英看见臭久时更厉害。

  “诶——好麻烦啊——”轰拖长了尾音,他靠在沙发上滚着自己的头。

  “废话少说!三秒后再不开始荞麦面就别想!”

  轰一秒起身开始整理垃圾。爆豪看了看沙发上剩余的零食,只剩下一些巧克力、几包饼干等一些小东西了,大的全被轰消灭完了。于是爆豪就把这些动收了起来,他不仅要收起来,他更要藏起来。藏到轰找不到的地方。

4.
  “爆豪,好了哟,很干净吧。”

  爆豪走去看了看,真的是很干净,就像钟点工来过一样。“这不可以嘛,干嘛非要弄的那么乱。真是不逼不行的家伙。”

  “那么零食呢?你藏哪了?”

  “怎么可能会告诉你!再让你吃谁知道又会乱成什么样。”爆豪忽视了向他求饶的轰,自己走到房间里,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床上。

  不告诉轰,轰就靠自己找。厨房的柜子、衣柜、床底、沙发下、箱子里、新买来还没用过的垃圾桶里……轰都没找到。就只剩下衣柜的最上面了。

  可以踩着衣柜的格子爬上去,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把衣柜的门都打开。轰踩着格子往上爬,他的下方有一扇坏了的小门,开了也没用。小门的门把手是一根竖立的铁质细长圆柱。

  轰爬到足以看到最高处的地方才停下来,他翻了翻衣柜的最上面,没有。他失望的撇了撇嘴。他轻轻抱怨道:“爆豪真是欺负人。”

  他开始往下爬,在最后最高的那一格,他的脚一抖,整个人滑落下来,直接双脚着地。轰呼了一口气:“吓死我了,我运气还真好。”

  轰的运气貌似是很好?

  他挪了挪脚想要走开,突然感觉膝盖被什么勾住了,现在是夏天,他在家穿的是大裤衩,没到膝盖。不是裤子被勾住,那么是什么?他低头看了下。

  一根细长的铁质圆柱戳穿了他左膝盖上的皮肤,刚刚他的那一动,膝盖上的皮被牵动了,向外扯开,血在一时间还没流出。轰赶紧把脚提起来,让圆柱离开膝盖上被戳出来的洞。他捂着伤口跌跌撞撞的地快步走到爆豪那里去。

  “爆豪!我的膝盖被戳洞了!”

  什么奇怪的表达?爆豪疑惑着从床上起来。随即轰就冲了过来坐到床边,轰放开了一直捂在伤口上的手,抬起左膝给爆豪看。刚才还没流出血的伤口一下子血流如注。粉白色的肉翻出到外面,有一些被之前的圆柱搅得模糊。

  爆豪一把架起轰朝最近的诊所冲去。到诊所要好几分钟,轰自己倒是一点不急,还问道:“我们家不是有医疗用品么?为什么要去诊所?”

  “我不会弄!你他妈给我闭嘴!”爆豪很急,也对轰这个当事人非常生气。

  “就不闭。我会弄呀。”

  “怎么不早说!”

  “我也是刚想到。”

  “这个伤口感觉一点儿也不痛啊。”轰才静了几秒,又闲了。

  “总之你闭嘴就好了!”

5.
  一番消毒、包扎花了好几分钟。回去时爆豪执意要背着轰。

  轰趴在爆豪的背上,他凑到爆轰的耳边,轻轻道:“猪八戒背媳妇。”说完他还故意呼了口热气在爆豪耳后。

  爆豪没如他所想的那样炸起来。爆豪只是安静的说一句,“闭嘴媳妇。”这会是轰的脸染上红晕。

  “你变了,爆豪,你居然不炸了。”

6.
  爆豪把轰背到家后,把他扔到床上,自己也坐到床边。轰静静地等着被训。

  沉默了好一会儿,爆豪黑着一张脸首先开口:“交代清楚,怎么回事?”轰不敢作假,老老实实地道清了前因后果,还不放过中间的细节,最后还加了一句“对不起。”

  “敢有下次我就出去住一周,你就在家自己等死吧。还有,不准跟我说那三个字。”轰飞快的点着头。

  爆豪不在家住等于没饭吃,也就是饿死。

  “你到底把你是藏在哪里啦?”轰忍不住问道。他找了这么多地方居然没能找到,这真的让他很介意。

  “忘了。还有明天去找恢复女郎。”爆豪装作没听见轰的惊叫,板着一张脸走开。

7.
  轰不喜欢用个性做家务。

  爆豪让轰稍些水。

  轰提了提电热壶,挺重的,于是他就把它通上电。

  出事了。

  因为爆豪把零食都藏在里面。
 
  ————

我把轰宝宝写得好嘴欠啊(可能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(๑•́₃ •̀๑)
简直OOC到爆
这么多脏话没问题吗?(感觉有点怕
其实受伤这梗还是我自己的(好多年之前我太贪吃,零食被藏了起来,然后我和轰宝宝一样爬上衣柜找……最后留了个高处皮肤表面的伤疤,至今还明显得不得了
感觉我的每一篇文都是在叙述我的黑历史(´・ω・`)

 

 
 

【爆轰】长夜

#私设多如○○
#不要被标题骗了,这篇一点也没有那么文艺(而且文和标题没多大关系
#OOC OOC OOC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#梗依旧来自于我自己
*
*
  看着刚从医务室出来面无表情的轰,绿谷感到有些担忧,轰君在战斗中被敌人偷袭了,中了对方的个性。那个个性虽然没什么大用处,但还是十分麻烦啊。“轰君,你真的没事吗?”他身后的爆豪不耐烦的“啧”了一声。

  “啊,没事。”只不过是极度害怕黑夜罢了,轰对此不是很在意。

   “那,如果晚上真的受不了可以来找我……”绿谷话没完就被爆豪撞到一边。

  “废久你烦不烦!别人都说没事了你还吵个什么!”爆豪越过绿谷走到前面去,擦着轰的肩迈着大步离去。绿谷看的有些无奈。

  “他最近感觉有点不正常。”轰看了眼那个大摇大摆的身影发声道。

  “哈?!小胜做了什么吗?”绿谷显然有些吃惊。

  “他最近好像都故意避开我,也没找我打架过了。你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吗?”

  绿谷身为幼驯染,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,可单凭感觉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绿谷遗憾地摇了摇头。

  “好吧,关于这个我没那么在意。要是到时真有问题,就麻烦你了。那我先走一步了,再见。”轰向教室的方向过去,在转角处,他看见了一脸狰狞的爆豪,他有点被吓到了,无意中加快了脚步。他没能看见爆豪进一步狰狞的表情。
*

  第一夜,轰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和室里,没有任何动静,仿佛正睡得安详。次日,不见他有任何疲惫。

  第二夜,仍旧没有任何动静。次日,他的精神依旧同昨日一般好。

  第三夜,无动静。次日,轰的状态极佳。

  第四夜,无动静。次日,轰午饭吃了很多。

  越是没事的样子就感觉越可怕。同学们大多来问他的状况,他无一不回答‘很好’。他转头看向单独在一旁的爆豪,对方好像一直在看着他,发觉到他的视线,猛地将目光甩到一边。

  第五夜,轰房间灯光一直亮到午夜,在轰灭灯的小半个小时后,轰的阳台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影子,不久后消失。次日,几乎在沉默中度过,他午饭吃的是平时的一半。

  长时间抑制着情绪,情绪会慢慢堆积到心中的某一个角落,不会消失,只会把心填满。

  第六夜,轰的房间彻夜亮着灯。次日,他只喝了一碗白粥。他发现了爆豪的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青黑色,不细看根本难以发现。

  第七夜。轰把房间中所有的灯都打开,裹着被子蜷缩在角落,努力睁大着眼睛,盯着房间中的阴影部分,终于止不住颤抖了,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,五个月牙形的鲜红指甲印。彻夜未眠。次日,他下课时都趴在上座位。女生们在调查班上的男生们都讨厌什么。当芦户来问他时,他答,“我讨厌黑夜。”当时芦户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,她说,“我都快忘记轰同学中了个性了呢!轰同学你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,真厉害呢!”他一整天只喝了一杯水。他看见爆豪眼睛下更明显的青黑色,感到胸口猛地抽痛了一下。

  当情绪越来越多,多到我们的心无法容纳时,就会溢出,亦或是崩毁。

  第八夜,轰同昨晚一般点亮所有的灯,这次,他没有把自己裹着缩在角落,他抱着双膝坐在房间中央。他低着头面上的表情被垂下的刘海挡住。轰安静地坐着,仿佛一个沉思的人。许久,他缓缓的抬起了头,泪水充盈了他的双眼,无声的在脸颊滑落。七天来一直压抑着的恐惧终于爆发出来。他的脑袋里黑暗一片,只有恐惧存在。冰冻的个性失控,整个房间都被冰封住。轰张开嘴,想要大叫出声,可喉咙如同干枯了一样,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  忽然,阳台上的门被人敲响,轰对着那个方向就是一记冰冻。

  “是我。”熟悉的声音使他稍微恢复了思绪,没有再动作。阳台上的人似乎不耐烦了直接把门踹开。轰向着发出巨响的方向看去,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他的眼帘。

  “爆……豪?”轰用嘶哑的声音喊道。

  “嗯,别说话,难听死了。”爆豪走到轰的身边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“跟我来。”爆豪走到阳台上,率先翻了下去,落在下面一层的阳台上。

  “下的来吧?别告诉我你连这都没办法了。”

  “……我腿软,刚才太怕了。”轰说着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 “啧。”爆豪再次上到楼上阳台,把轰横着夹在腋下,重新翻了下去。他把轰放了下来。

  “很刺激呢,爆豪明明比我矮你是怎么做的这么把我夹着的呐?”

  “你个阴阳脸刚才还一副傻样现在犯什么病。”爆豪带着轰走入自己的房间。

  “原来爆豪的房间就在我的正下方啊,意外的普通呢。我以为会贴满「爆杀王」什么的呢。”的确,这个房间就是普通的家居房,没什么特色,如果硬要说有的话,那就是普通。

  “哈?都什么状态了还找死是吧!”爆豪一把揪住轰的衣领,把他拖到床上,摁了条被子在他身上。“快给我睡觉!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看了就烦。”爆豪又去拿来几张纸巾,“擦干净你那惨兮兮的脸。”

  轰有点反应不过来,一时间按着爆豪的话认认真真的做完了他说的事。

  “爆豪,我不想睡觉。”

  “我不关灯。”爆豪走到阳台边的玻璃门那,把帘子拉上,隔绝了外面漆黑的夜空。

  “爆豪,谢谢你。”轰从床上坐起来,对着爆豪笑了笑。

  “给我躺下!”爆豪感觉耳朵很烫,他被这该死的笑容给撩了。轰给他挪了个位置,他也躺到了床上。

  “爆豪,要不我打地铺吧。”轰有些在意两个人一起睡,他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 “小姑娘吗你!害羞个屁!”爆豪说着,可他自己更是害羞的那一个,轰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 “你没去找绿谷。”安静了数十秒,爆豪突然开口。

  “我只是有点不想,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?还有你当时不会是在听墙角吧?”

  轰一连串爆豪一点也不想答的问题问的他很烦,他一点也不想说那些他做的羞耻事。

  轰轻轻抱住爆豪,爆豪的耳尖瞬间红了,刚想把轰的手放到一边,却听见他道:“黑夜真的好漫长……”我一直都很害怕。轰没说出后半句。

  爆豪能够感受的他的低落,他停止了要把轰的手放一边的动作,改成将手覆在轰的手背。

 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也不知是谁答了一句“我也是。”
*

  第二天,轰的精神很好。这一次,女生们在调查班上的男生都喜欢些什么,等到她们问到轰时,他说:

  “我喜欢有爆豪陪伴的夜晚。”
 
  “哎哎哎哎!”全班都起哄了。

  “说什么呢!你这天然呆!”爆豪炸了。
######

呼呼!我的第二篇文(๑•̀ㅂ•́)و✧
我自己的事件还是挺丰富的.
关于这害怕黑夜是我的真实感受,确切的说我只是害怕黑夜中的事(几个月前我家大半夜进人了,我当时还没睡可以听见楼门锁卡拉卡拉的声音,超渗人。当时我走到楼梯口开灯,正好看见有一只脚迈上三楼(我住二楼)那人好像没发现我看见了他。我报警后拿着一把武士刀从三楼找去,最后在阁楼发现了那人缩在那。简直快吓die了好吗!!然后我对黑夜就有了阴影(一直到现在,前天晚上刚发泄完大闹了一通,和文中轰宝宝的感觉差不多,然后爽多了)
我的文笔不好,也只能写成这样了(๑•́₃ •̀๑)
一天憋这么多真是难为我了(笑)

【爆轰】关于夏天吃刨冰的事

★已成年交往同居设定
★超甜(我自己这么觉得
★梗来自于我自己
★写文一直是我的弱项,一时脑热就写了,憋了三天只有这么点(我够智障)OOC指数爆表ヽ(´・д・`)ノ
★萌新上路,第一次写文、发文有些小激动呐
*

  今年的夏天实在热的过分,连续十来天四十度左右的高温天气可恶到叫人直骂天气他-妈,热浪席卷了这整个城市。

  正午,户外的烈阳正肆意。爆豪坐在空调前卷起汗衫把整个肚子都露出来。他向发出些动静的门偏了偏头,看见到来人是轰,他突然有了个主意。

  “喂,半边的家伙,用你的个性做些刨冰吧。”

  轰不出声,转身将门合上,走到爆豪的身后抱住他,把头埋在他的颈窝。毛绒绒的头发弄得爆豪痒痒的,“撒什么娇,热死了,快做刨冰去。”

  轰抱得更紧了,伸长脖子,对着爆豪耳语,“难道我就是用来给你调节温度的么?”

  吐出的热气打在爆豪耳廓,让他感到浑身燥热。对于这个问题,爆豪只是耳尖发红的回答了‘是’。

  轰将发动了炽热的温度的左半身紧贴着爆豪。爆豪不出意料的炸了起,想糊轰一脸爆炸,却被灵巧地躲开。
 
  “都20了还这么幼稚!”

  “嗯……我觉得跟爆豪你比起来我已经算很成熟了,爆豪还停留在高中呢。真好啊,又天真又幼稚的爆豪。”

  “你这家伙想死吗!”

  “一点也不想,我舍不得幼稚的爆豪还有荞麦面。”

  “不做今晚不用吃荞麦面。”爆豪咧开嘴恶劣的笑了,毫不留情的威胁着。

  “真是恶劣呐,爆豪,太过分了。”轰无奈地走向厨房。爆豪也尾随着去。
 
  轰从橱柜中拿出一口小碗,就立即遭到了爆豪的抗议,他上前夺下小碗,换成了一个大盆子重重的放到轰面前。

  “我要多一点!”

  轰勾起唇角,将一整个盆子装满碎冰,“冰块有点大,你可以自己弄得再碎点。”

  刚抬起脚要离开厨房,轰好像想起了什么,“你要加点草莓酱吗?新鲜的。昨晚刚弄的。”

  在把冰弄得更碎的爆豪含糊的回答了一声‘要’。

  打开冰箱,轰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玻璃罐,里面盛满了鲜红的草莓酱。

  爆豪挖了一大勺盖在一盆子的碎冰上。轰瞥见有一点草莓酱沾上了爆豪的手,小麦色的皮肤上有着一点红格外显眼。轰轻轻托起他沾了酱的那只手。

  “半边的家伙,你犯什么病啊?”说是说着,却并没有把手收回了,只是任由轰摆弄。轰微微俯身,将那只手送到嘴边,伸出粉色的舌头轻轻舔去草莓酱。

  “凉凉的、甜甜的,真的很舒服呢。”轰做完一系列动作,只觉得爆豪一直盯着他。

  “怎么了吗?”

  “你这家伙真是活该被日。”

  “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轰没有等到回答,只有爆豪端着盘子走向空调房的背影。
#
 
  “这么多你竟然吃完了啊。”轰走到呈大字躺开的爆豪边上将空盘子收起来。

  爆豪目送着轰去厨房洗盘子的身影,正躺的舒服的他突然感到有哪里怪怪的。

  他的肚子突然剧烈地痛了起来。而且是越来越痛的那种。

  轰回来的很快,他把盘子一淋一擦就塞了回去。他见爆豪脸色有些不好,就感到有些慌,“怎么了吗?”

  爆豪闷哼一声,不予回答。

  轰眼尖的发现爆豪的身子微微的蜷缩这,手臂放在肚子上。“肚子难受?”轰走到爆豪身边坐下,用手捏了捏他的肚子。

  “我去给你弄些药吃吧。”

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 爆豪郁闷地躺着,听着轰的动静。一阵翻箱倒柜后,传来了一声“找到了!”

  轰端着一杯深棕色的液体回来,爆豪无力地接过,一下子全灌了下去。啧,温度正好,就是味道太浓了。

  静躺了好一会,爆豪感到痛渐渐消去,力气回来了,他把目光抛向窗外,已是半边绮丽的晚霞。

  “好点了吗?”

  “好多了。”真是谢谢你了,半边的家伙。

  轰舒了一口气,“太好了,这药就算过期了这么久还有这么好的效果。”他见到爆豪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 爆豪又炸了起来。“这他妈过期多久了?!”他掐着轰使劲摇。

  轰费劲的挣脱开,走到门边才回答:“过期了快一年了吧……啊,你放心……半年前我吃过的,效果不错,吃完后不会有什么不舒服。”

  “啊,那个……爆豪你别冲动。”

  “我没有冲动。再问你,刚才那杯为什么味道那么浓?”爆豪压抑着要揍死对方的思想,尽力挤出这句话。

  轰偷偷将手搭上门把手,“……那个我放了两包,浓缩版的,更有效果……”

  “我知道了,领死吧!”什么狗-屁的不冲动!压抑个鬼!爆豪冲向轰,两只手都用上个性。

  轰将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飞快地摁了下去,他躲到外面用门板挡住爆破,自己跑的更远一点。

  等到爆豪毁了这扇门,寻找轰时,却发现敞开的家门,望向门外,还可见轰狂奔的身影。

  嗯,溜了。
***

  关于吃药我是真的亲身经历,我被灌了两包浓缩成一杯的过期半年的药(吃完以后还神奇的变好了(可能是时机巧
但我怨念颇深,就有了这篇
流水账+文笔烂(我真有勇气
另外,关于本文中的吃药是不是碰巧(笑)
我感觉我把轰宝宝写黑了(´இ皿இ`)
今天的爆豪依然暴娇
我有一些细节呢(有点懒得说

……第一次这么认真作画(虽然很丑
我的上色技能真的很烂啊(´இ皿இ`)(凄惨
动作有参考(我只是单纯觉得这姿势像打架之前的热身,可以用来打架(๑•́₃ •̀๑)
萌新瑟瑟发抖
我知道我的字很幼稚(´இ皿இ`)
字可能看不大清楚(我废话真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