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don

这里是皮皮【吃我七彩螺旋闪光雷鸣滔天巨浪】!!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最讨厌晚上和妈妈不在家

【爆轰】关于夏天吃刨冰的事

★已成年交往同居设定
★OOC指数爆表
★萌新上路,第一次写文
*

  今年的夏天实在热的过分,连续十来天四十度左右的高温天气可恶到叫人直骂天气他-妈,热浪席卷了这整个城市。

  正午,户外的烈阳正肆意。爆豪坐在空调前卷起汗衫把整个肚子都露出来。他向发出些动静的门偏了偏头,看见到来人是轰,他突然有了个主意。

  “喂,半边的家伙,用你的个性做些刨冰吧。”

  轰不出声,转身将门合上,走到爆豪的身后抱住他,把头埋在他的颈窝。毛绒绒的头发弄得爆豪痒痒的,“撒什么娇,热死了,快做刨冰去。”

  轰抱得更紧了,伸长脖子,对着爆豪耳语,“难道我就是用来给你调节温度的么?”

  吐出的热气打在爆豪耳廓,让他感到浑身燥热。对于这个问题,爆豪只是耳尖发红的回答了‘是’。

  轰将发动了炽热的温度的左半身紧贴着爆豪。爆豪不出意料的炸了起,想糊轰一脸爆炸,却被灵巧地躲开。
 
  “都20了还这么幼稚!”

  “嗯……我觉得跟你比起来我已经算很成熟了,爆豪还停留在高中啊。真好,又天真又幼稚。”

  “你这家伙想死吗!”

  “一点也不想,我舍不得幼稚的爆豪还有荞麦面。”

  “不做今晚不用吃荞麦面。”爆豪咧开嘴恶劣的笑了,毫不留情的威胁着。

  “恶劣,过分。”轰无奈地走向厨房。爆豪也尾随着去。
 
  轰从橱柜中拿出一口小碗,就立即遭到了爆豪的抗议,他上前夺下小碗,换成了一个大盆子重重的放到轰面前。

  “我要多一点!”

  轰勾起唇角,将一整个盆子装满碎冰,“冰块有点大,你可以自己弄得再碎点。”

  刚抬起脚要离开厨房,轰好像想起了什么,“你要加点草莓酱吗?新鲜的。昨晚刚弄的。”

  在把冰弄得更碎的爆豪含糊的回答了一声‘要’。

  打开冰箱,轰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玻璃罐,里面盛满了鲜红的草莓酱。

  爆豪挖了一大勺盖在一盆子的碎冰上。轰瞥见有一点草莓酱沾上了爆豪的手,小麦色的皮肤上有着一点红格外显眼。轰轻轻托起他沾了酱的那只手。

  “你犯什么病?”说是说着,却并没有把手收回了,只是任由轰摆弄。轰微微俯身,将那只手送到嘴边,伸出粉色的舌头轻轻舔去草莓酱。

  “凉凉的、甜甜的,很好吃。”轰做完一系列动作,只觉得爆豪一直盯着他。

  “怎么了吗?”

  “呵,活该被日。”

  “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轰没有等到回答,只有爆豪端着盘子走向空调房的背影。
#
 
  “这么多你竟然吃完了啊。”轰走到呈大字躺开的爆豪边上将空盘子收起来。

  爆豪目送着轰去厨房洗盘子的身影,正躺的舒服的他突然感到有哪里怪怪的。

  他的肚子突然剧烈地痛了起来。而且是越来越痛的那种。

  轰回来的很快,他把盘子一淋一擦就塞了回去。他见爆豪脸色有些不好,就感到有些慌,“怎么了吗?”

  爆豪闷哼一声,不予回答。

  轰眼尖的发现爆豪的身子微微的蜷缩这,手臂放在肚子上。“肚子难受?”轰走到爆豪身边坐下,用手捏了捏他的肚子。

  “我去给你弄些药吃吧。”

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 爆豪郁闷地躺着,听着轰的动静。一阵翻箱倒柜后,传来了一声“找到了。”

  轰端着一杯深棕色的液体回来,爆豪无力地接过,一下子全灌了下去。啧,温度正好,就是味道太浓了。

  静躺了好一会,爆豪感到痛渐渐消去,力气回来了,他把目光抛向窗外,已是半边绮丽的晚霞。

  “好点了吗?”

  “好多了。”真是谢谢你了,半边的家伙。

  轰舒了一口气,“太好了,这药就算过期了这么久还有这么好的效果。”他见到爆豪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 爆豪又炸了起来。“这他妈过期多久了?!”他掐着轰使劲摇。

  轰费劲的挣脱开,走到门边才回答:“过期了快一年了吧……啊,你放心,半年前我吃过的,效果不错,吃完后不会有什么不舒服。”

  “你别冲动。”

  “我没有冲动。再问你,刚才那杯为什么味道那么浓?”爆豪压抑着要揍死对方的思想,尽力挤出这句话。

  轰偷偷将手搭上门把手,“……那个我放了两包,量多效果更好。”

  “我知道了,领死吧!”爆豪炸了。

  轰将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飞快地摁了下去,他躲到外面用门板挡住爆破,自己跑的更远一点。

  等到爆豪毁了这扇门,寻找轰时,却发现敞开的家门,望向门外,还可见轰的身影。

  溜了溜了。

评论(8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