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don

宰右!只·吃·宰·受!








愿望是上宰、艹哭宰












讨厌晚上

【爆轰】长夜

#私设多如○○
#不要被标题骗了,这篇一点也没有那么文艺
#OOC OOC OOC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*
*
  看着刚从医务室出来面无表情的轰,绿谷感到有些担忧,轰君在战斗中被敌人偷袭了,中了对方的个性。那个个性虽然没什么大用处,但还是十分麻烦啊。“轰君,你真的没事吗?”他身后的爆豪不耐烦的“啧”了一声。

  “啊,没事。”只不过是极度害怕黑夜罢了,轰对此不是很在意。

   “那,如果晚上真的受不了可以来找我……”绿谷话没完就被爆豪撞到一边。

  “废久你烦不烦!别人都说没事了你还吵个什么!”爆豪越过绿谷走到前面去,擦着轰的肩迈着大步离去。绿谷看的有些无奈。

  “他最近感觉有点不正常。”轰看了眼那个大摇大摆的身影发声道。

  “哈?!小胜做了什么吗?”绿谷显然有些吃惊。

  “他最近好像都故意避开我,也没找我打架过了。你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吗?”

  绿谷身为幼驯染,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,可单凭感觉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绿谷遗憾地摇了摇头。

  “好吧,关于这个我没那么在意。要是到时真有问题,就麻烦你了。那我先走一步了,再见。”轰向教室的方向过去,在转角处,他看见了一脸狰狞的爆豪,他有点被吓到了,无意中加快了脚步。他没能看见爆豪进一步狰狞的表情。
*

  第一夜,轰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和室里,没有任何动静,仿佛正睡得安详。次日,不见他有任何疲惫。

  第二夜,仍旧没有任何动静。次日,他的精神依旧同昨日一般好。

  第三夜,无动静。次日,轰的状态极佳。

  第四夜,无动静。次日,轰午饭吃了很多。

  越是没事的样子就感觉越可怕。同学们大多来问他的状况,他无一不回答‘很好’。他转头看向单独在一旁的爆豪,对方好像一直在看着他,发觉到他的视线,猛地将目光甩到一边。

  第五夜,轰房间灯光一直亮到午夜,在轰灭灯的小半个小时后,轰的阳台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影子,不久后消失。次日,几乎在沉默中度过,他午饭吃的是平时的一半。

  长时间抑制着情绪,情绪会慢慢堆积到心中的某一个角落,不会消失,只会把心填满。

  第六夜,轰的房间彻夜亮着灯。次日,他只喝了一碗白粥。他发现了爆豪的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青黑色,不细看根本难以发现。

  第七夜。轰把房间中所有的灯都打开,裹着被子蜷缩在角落,努力睁大着眼睛,盯着房间中的阴影部分,终于止不住颤抖了,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,五个月牙形的鲜红指甲印。彻夜未眠。次日,他下课时都趴在上座位。女生们在调查班上的男生们都讨厌什么。当芦户来问他时,他答,“我讨厌黑夜。”当时芦户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,她说,“我都快忘记轰同学中了个性了呢!轰同学你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,真厉害呢!”他一整天只喝了一杯水。他看见爆豪眼睛下更明显的青黑色,感到胸口猛地抽痛了一下。

  当情绪越来越多,多到我们的心无法容纳时,就会溢出,亦或是崩毁。

  第八夜,轰同昨晚一般点亮所有的灯,这次,他没有把自己裹着缩在角落,他抱着双膝坐在房间中央。他低着头面上的表情被垂下的刘海挡住。轰安静地坐着,仿佛一个沉思的人。许久,他缓缓的抬起了头,泪水充盈了他的双眼,无声的在脸颊滑落。七天来一直压抑着的恐惧终于爆发出来。他的脑袋里黑暗一片,只有恐惧存在。冰冻的个性失控,整个房间都被冰封住。轰张开嘴,想要大叫出声,可喉咙如同干枯了一样,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  忽然,阳台上的门被人敲响,轰对着那个方向就是一记冰冻。

  “是我。”熟悉的声音使他稍微恢复了思绪,没有再动作。阳台上的人似乎不耐烦了直接把门踹开。轰向着发出巨响的方向看去,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他的眼帘。

  “爆……豪?”轰用嘶哑的声音喊道。

  “嗯,别说话,难听死了。”爆豪走到轰的身边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“跟我来。”爆豪走到阳台上,率先翻了下去,落在下面一层的阳台上。

  “下的来吧?别告诉我你连这都没办法了。”

  “……我腿软,刚才太怕了。”轰说着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 “啧。”爆豪再次上到楼上阳台,把轰横着夹在腋下,重新翻了下去。他把轰放了下来。

  “很刺激呢,爆豪明明比我矮你是怎么做的这么把我夹着的呐?”

  “你个阴阳脸刚才还一副傻样现在犯什么病。”爆豪带着轰走入自己的房间。

  “原来爆豪的房间就在我的正下方啊,意外的普通呢。我以为会贴满「爆杀王」什么的呢。”的确,这个房间就是普通的家居房,没什么特色,如果硬要说有的话,那就是普通。

  “哈?都什么状态了还找死是吧!”爆豪一把揪住轰的衣领,把他拖到床上,摁了条被子在他身上。“快给我睡觉!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看了就烦。”爆豪又去拿来几张纸巾,“擦干净你那惨兮兮的脸。”

  轰有点反应不过来,一时间按着爆豪的话认认真真的做完了他说的事。

  “爆豪,我不想睡觉。”

  “我不关灯。”爆豪走到阳台边的玻璃门那,把帘子拉上,隔绝了外面漆黑的夜空。

  “爆豪,谢谢你。”轰从床上坐起来,对着爆豪笑了笑。

  “给我躺下!”爆豪感觉耳朵很烫,他被这该死的笑容给撩了。轰给他挪了个位置,他也躺到了床上。

  “爆豪,要不我打地铺吧。”轰有些在意两个人一起睡,他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 “小姑娘吗你!害羞个屁!”爆豪说着,可他自己更是害羞的那一个,轰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 “你没去找绿谷。”安静了数十秒,爆豪突然开口。

  “我只是有点不想,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?还有你当时不会是在听墙角吧?”

  轰一连串爆豪一点也不想答的问题问的他很烦,他一点也不想说那些他做的羞耻事。

  轰轻轻抱住爆豪,爆豪的耳尖瞬间红了,刚想把轰的手放到一边,却听见他道:“黑夜真的好漫长……”我一直都很害怕。轰没说出后半句。

  爆豪能够感受的他的低落,他停止了要把轰的手放一边的动作,改成将手覆在轰的手背。

 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也不知是谁答了一句“我也是。”
*

  第二天,轰的精神很好。这一次,女生们在调查班上的男生都喜欢些什么,等到她们问到轰时,他说:

  “我喜欢有爆豪陪伴的夜晚。”
 
  “哎哎哎哎!”全班都起哄了。

  “说什么呢!你这天然呆!”爆豪瞬间爆炸。

评论(16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