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don

宰右!只·吃·宰·受!








愿望是上宰、艹哭宰












讨厌晚上

【爆轰】把吃的放在高处会引发事故

#成年交往同居设定
#OOC,幼稚园文笔
#烂标题
#两人对骂脏话一箩筐、两人对骂脏话一箩筐、两人对骂脏话一箩筐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(慎入

1.
  轰带着爆豪走到了一家大超市前,他扯了扯爆豪的衣角,然后指了指超市。爆豪斜着眼瞪他,“别想!”

  “我有钱。我还有很多卡,不多点用会用不完的。”轰表情很认真,没有丝毫炫耀,他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  轰牵住爆豪的手就往里走。

  “少爷了不起啊!拽.屁!”这没有炫富意味的炫富话语轻松的把爆豪点燃。他任由轰牵着他走进超市。

  他们拿了辆小推车。轰首先往冰柜那里去。他拉开冰柜的门,开始选冰激凌。“真凉快!夏天就是该这样。”轰很满意冰柜的温度,他选出了一大堆的冰激凌。

  “你自己用冰冻不就行了吗,又凉快,吃多少都行。”爆豪一直觉得轰的个性很实用,冬暖夏凉,可以造冰用火加温变水,还能加热,省水省电简直绿色环保。

  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冰吃下去会不会出事呢?”轰突然转过头,直勾勾地盯着爆豪,看上去竟有些令人心生寒意。爆豪呼了他一巴掌,把他打回原样,“就这么弱.智还想吓我!”

  “真过分。讨厌你。”

  “傻.逼!”

  “智.障。”

  “你他.妈才智.障!”

2.
  轰和爆豪从超市出去,两人手上都提满东西,都是薯片、冰激凌、饼干、巧克力之类的。轰把足足装满一个袋子的冰激凌全用个性附上了一层薄冰。

  “果然是智.障,居然想买这么多吃死你自己。”爆豪感受了下手中的重量,塑料袋的带子勒得他有点难受。

  “你怎么能这么想,我可是要花一周的时间吃完的。你以为是一次性吃死自己么。这么想的话爆豪才是智.障。”

  “什么?!你个呆子!”

  他们吵了一路。情人般默契的步调伴着仇人般尖锐的话语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  终于到了家,他们卸下重重的袋子。“手伸出来下。”轰靠到爆豪边上,轻轻说道。爆豪感觉到轰是很认真的。他乖乖地伸出了手。轰摸着他手掌上被塑料袋勒出来的红印子,他放了一片薄冰在爆豪手中。爆豪会意,用双手捂住那片薄冰。

  “对不起。”轰对着爆豪低了低头,柔软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。

  “不许跟我说这三个字。这又不严重。你自己的手呢?难道没有红印吗?”爆豪若不是手上捂住冰,他就要伸出手狠狠地揉揉那头双色毛。

  “……没,重的东西都在你那。”轰说着,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。

  “艹,都你这傻.逼干的好事!”爆豪狰狞地咧开了嘴,露出尖尖的牙齿。

  “傻.逼儿子。”轰很顺口地扔了句回去。

  “扑.街!”

  “punk.”

  “垃圾!”

  “shit.”

  “会爆鸟语了不起啊!你还每天被屎.日呢!”爆豪炸起来了。他们每次对骂都是这么几个词,顺序熟悉得能顺口背下。

  “呀,爆豪承认自己是.屎.了呢。”轰熟练地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。

  “受死吧!”

  “等等!还有一件事,爆豪你每天拉.屎吗?”轰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。

  爆豪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 “果然还是去死吧!你个神.经.病!”

3.
  午时,爆豪任务结束回到家里,看见了一副几乎要让他炸起来的场景: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唇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,他的身边堆满了零食,前面的茶几上洒满了空空的零食袋,袋中还有剩余的残渣从袋子里跑出来,甚至有少部分落在地板上……

  “啊,欢迎回来。”轰抬起头,向着爆豪打了个招呼。

  “你个傻.屌.给我起来!不给我整理干净晚上没有荞麦面!”爆豪感觉自从跟这家伙交往后自己每天都在炸,而且炸得比之前在雄英看见臭久时更厉害。

  “麻烦——”轰拖长了尾音,他懒懒地靠在沙发上。

  “废话少说!三秒后再不开始荞麦面就别想!”

  轰一秒起身开始整理垃圾。爆豪看了看沙发上剩余的零食,只剩下一些巧克力、几包饼干等一些小东西了,大的全被轰消灭完了。于是爆豪就把这些动收了起来,他不仅要收起来,他更要藏起来。藏到轰找不到的地方。

4.
  “爆豪,好了哟,很干净吧。”

  爆豪走去看了看,真的是很干净,就像钟点工来过一样。“这不可以嘛,干嘛非要弄的那么乱。真是不逼不行的家伙。”

  “那么零食呢?你藏哪了?”

  “怎么可能会告诉你!再让你吃谁知道又会乱成什么样。”爆豪忽视了向他求饶的轰,自己走到房间里,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床上。

  不告诉轰,轰就靠自己找。厨房的柜子、衣柜、床底、沙发下、箱子里、新买来还没用过的垃圾桶里……轰都没找到。就只剩下衣柜的最上面了。

  可以踩着衣柜的格子爬上去,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把衣柜的门都打开。轰踩着格子往上爬,他的下方有一扇坏了的小门,开了也没用。小门的门把手是一根竖立的铁质细长圆柱。

  轰爬到足以看到最高处的地方才停下来,他翻了翻衣柜的最上面,没有。他失望的撇了撇嘴。他轻轻抱怨道:“欺负人。”

  他开始往下爬,在最后最高的那一格,他的脚一抖,整个人滑落下来,直接双脚着地。轰呼了一口气:“我运气还真好。”

  轰的运气貌似是很好?

  他挪了挪脚想要走开,突然感觉膝盖被什么勾住了,现在是夏天,他在家穿的是大裤衩,没到膝盖。不是裤子被勾住,那么是什么?他低头看了下。

  一根细长的铁质圆柱戳穿了他左膝盖上的皮肤,刚刚他的那一动,膝盖上的皮被牵动了,向外扯开,血在一时间还没流出。轰赶紧把脚提起来,让圆柱离开膝盖上被戳出来的洞。

  “爆豪,过来下。”

  爆豪疑惑的去了。轰放开了一直捂在伤口上的手,抬起左膝给爆豪看。刚才还没流出血的伤口一下子血流如注。粉白色的肉翻出到外面,有一些被之前的圆柱搅得模糊。

  爆豪一把架起轰朝最近的诊所冲去。到诊所要好几分钟,轰自己倒是一点不急,还问道:“我们家不是有医疗用品么?为什么要去诊所?”

  “我不会弄!你他妈给我闭嘴!”爆豪很急,也对轰这个当事人非常生气。

  “就不闭。我会弄呀。”

  “怎么不早说!”

  “我也是刚想到。”

  “这个伤口感觉一点儿也不痛啊。”轰才静了几秒,又闲了。

  “总之你闭嘴就好了!”

5.
  一番消毒、包扎花了好几分钟。回去时爆豪执意要背着轰。

  轰趴在爆豪的背上,他凑到爆轰的耳边,轻轻道:“猪八戒背媳妇。”说完他还故意呼了口热气在爆豪耳后。

  爆豪没如他所想的那样炸起来。爆豪只是安静的说一句,“闭嘴媳妇。”这会是轰的脸染上红晕。

  “你变了,爆豪,你居然不炸了。”

6.
  爆豪把轰背到家后,把他扔到床上,自己也坐到床边。轰静静地等着被训。

  沉默了好一会儿,爆豪黑着一张脸首先开口:“交代清楚,怎么回事?”轰不敢作假,老老实实地道清了前因后果,还不放过中间的细节,最后还加了一句“对不起。”

  “敢有下次我就出去住一周,你就在家自己等死吧。还有,不准跟我说那三个字。”轰飞快的点着头。

  爆豪不在家住等于没饭吃,也就是饿死。

  “你到底把你是藏在哪里啦?”轰忍不住问道。他找了这么多地方居然没能找到,这真的让他很介意。

  “忘了。还有明天去找恢复女郎。”爆豪装作没听见轰的惊叫,板着一张脸走开。

7.
  轰不喜欢用个性做家务。

  爆豪让轰稍些水。

  轰提了提电热壶,挺重的,于是他就把它通上电。

  出事了。

  因为爆豪把零食都藏在里面。

 

 
 

评论(2)

热度(67)